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三個星期瘋狂地愛上海頓的第39號交響曲,連我也開始深信不移我變心地愛上了古典樂派,還神經病似地翻出了莫札特倘佯在小孩子的音樂世界裡…果然!裝氣質裝青春了21天以後就破功了!走在上班的路途上不過就是聽到一小段新世界的第四樂章,瞬間無法自拔地回到了國民樂派的懷抱 XD 但是我還是ㄍㄧㄥ了一陣,直到昨天在墊腳石又聽見第二樂章某小段的”二胡”演奏版…是的,二胡。終於沉寂多時的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又靜靜地出現在我的桌上。

其實我一直就喜歡具有民族風的音樂,當古典音樂走到了浪漫時期,後來到了國民樂派,一整個就聽得樂的呢!Dvorak新世界、 Smetana我的祖國、Sibelius小協及芬蘭頌、Saint-Saens骷髏之舞……太多太多作品令人愛不釋手了!後來新國民的作曲家像是普羅高菲夫、蕭士塔高維奇、蓋希文、霍爾斯特…一樣!又都順理成章地成為我的最愛。

德弗札克(Dvorak)在1892年受邀到紐約國家音樂學院出任院長,同行的只有他的妻子及一名女兒和兒子,另外還有四個孩子沒有和他們一起待在美國,只有在次年夏天到美國短暫停留。在美國的期間德弗札克融合了黑人靈歌、相當有特色的印第安歌謠,以及身為捷克移民離開故鄉來到美國的心境,將之融為一體創作了第九號交響曲(也就是新世界)。非常規舉地以傳統的四個樂章呈現,但是風格非常不同以過往其他作品。四個樂章的主題都各具特色,相當吸引人!其實…我說得再多也不如直接聽音樂來得實際,故不多作贅述。

Dvorak, Symphony No.9 這個版本是Kubelik指揮柏林愛樂的錄音,封面相當有趣地選用了美國的最大規模的城市:紐約。圖上看到的是第四十二街呢!只不過…應該是197X年代吧 Orz 其他還有眾多錄音版本,庫貝利克自己就有好幾版,當然也少不了卡拉揚囉。我自己是喜歡庫貝利克(有一種壓抑卻又奔放的自虐式矛盾感)>孔德拉辛(第一樂章真是非常活潑可愛)>卡拉揚(不知道為什麼卡老大的指揮一向讓我喜歡,卻又無法最喜歡他XD可能我是怪人吧)。嘿,忘了說,這張CD最棒的地方是:順便可以聽聽第八號,其實第八號也超好聽的!

寫了這麼多還是覺得要聽比較實在…不過受限於版權的問題,還是私下聯絡吧…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兒童節那天跑去配了一副新的眼鏡才驚訝地發現原來原本戴的這副眼鏡竟已戴了九年 orz 其間除了大學戴過一陣子隱形眼鏡以外,它還真是和我形影不離呀 ,真的是有一種誇張到我自己也覺得很扯的感覺。而且重點是…我原先只是想「多配一隻不太一樣的型的眼鏡」,其實原意並沒有換掉舊眼鏡的意思 XD

我同事說我戴黑粗框要不像女教官,要不像書呆子 (囧);小護士拿了一副紅色粗框眼鏡給我,戴上以後她說:「你這樣看起來很像麻辣鮮師裡的那種機車老師。」=.= 最後我同事唯一稱讚的一副粗框眼鏡是…粉紅色的 XD 也許,如果有一天我打算走金髮尤物路線的話我會考慮…(但我想是沒機會啦)。

anyway, 我跟一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去配眼鏡 (因為她怕新眼鏡評價不良好,所以先隱藏其姓名)…我覺得我大概是長得很奇怪吧,怎麼好像連選個眼鏡都很困難 東戴西戴也找不到一副適合我的,連老闆看起來也很累。反正最後就選了這副啦,在事務所待了這一年,閃光加深了100度,本來我閃光的度數小到不需要加入鏡片裡的,不過這次不但多配入閃光的度數,還選了一個神奇的球面鏡片,一整個很像相機廣角的功能,讓鏡片周圍的區塊不被扭屈咧!奇妙!

晚上喜洋洋地拿了眼鏡戴回家,媽媽跟阿公阿嬤第一眼就發現了眼鏡不一樣,不過媽媽說其實差不多,妹妹也這麼說…我妹還說:「我還以為你要換個哈利波特之類的眼鏡耶,怎麼型還是差不多呀?………不過你好像還是戴這種眼鏡比較符合你的個性啦,看起來比較嚴肅幹練。」還是阿公一眼點出了重點:「嘸啦,色嘸同,鏡片馬卡細。」最好笑的應該是我爸了吧!我一直覺得他一定會完全沒知覺,所以故意問他:「我今天看起來有哪裡不一樣呀?」我老爸看了我三秒以後說:「你們晚上同事聚會你喝酒!」XD 這位爸爸,我晚上是喝酒沒錯啦,但是這不是我要問你的重點 ><~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