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與Jason Mraz的第一次邂逅是在美國時遇上一陣突然的大雨,不帶傘卻又沒帶馬阿姨一同出門的我,瞬間陷入一種窘境,不得不趕緊衝進最近的一間咖啡店。其實那個畫面應該是很有詩意的,一個來自異國的女生坐在燈光並不太明亮的咖啡店,桌上擺著一杯剛送上來熱巧克力;靠窗的位置經由透明的落地窗可以看見外頭正下著大雨,路上行人撐起黑、藍色的傘勿勿走過…只是,這個畫面完全被主角在滴水的頭髮及衣服破壞,應有的詩意絲毫不存在,取而代之的只有一陣狼狽。

當我正在盤算著這場雨會下多久?是否要找人來帶我離開這裡的時候,店內響起了Jason Mraz的歌聲。喔!當然,在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那是誰。我的思緒馬上被這個傢伙打亂,克制不了自己豎起耳朵聽他唱歌。那一年連google也解決不了我的問題!我在古大叔那裡問了聽見的歌詞,而搜尋的結果竟然都是不相關或無意義的!最後只能硬著頭皮在付帳離開時問值班的店員,他說:”Oh, that’s Jason Mraz, I copied from my friend. Nice voice, right?”

像所有在異鄉發生的事件一樣,一旦當你離開了那裡,就不會特別再去探究當時在異地曾經產生的疑惑,所以後來我就沒有再去查這個人,不過這個名字我倒是記起來了。

第二次再碰上J先生也是在美國,命運的安排時常巧妙,當你註定要跟他有所牽連的時候,機緣總是不其然地出現。美國的朋友邀請我去一間音樂餐廳吃飯,我們都是喜歡音樂的人,當晚表演的藝人想當然爾便是J兄了。那個獨特的演唱及歌曲風格出現的第一秒,我的腦裡就跳出了Jason Mraz這個名字。

這個男人相當奇妙在於:他的聲音無論從CD聽或從現場聽,都是一模一樣的!清亮的一個男聲,而且他的曲風奇怪卻又好聽,算是辨識度很高的一個歌手。他本身也是個奇妙的人,大學修完音樂劇畢業以後四處流浪;好不容易發行了第一張專輯以後,四處巡迴了好一陣子才推出第二張;第二張專輯賣得不錯開始有了知名度的他,突然又躲了起來說是要休息找尋創作第三張的點子,這一別又過了二年多…華納幫他起了個奇怪的綽號:悠活才子(囧),我想是為了趕著台灣正在盛行的樂活風吧。

想當年呀,要弄到他的專輯不是自己出國就是請朋友帶回來,這次真幸福,直接從博客來上訂就有了!人的心態真的很奇妙,之前一直在扼腕為何不在專輯裡收錄這首”I’m yours”,好不容易人家收進來了,卻又開始懷疑:該不會是才郎才盡不得不拿舊作出來吧?(XD)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請容許我的私心,由於想寫的東西實在不多亦不想為賦新詞強說愁,因此決定用點名的。真搞不清楚到底是那裡真的太無聊,還是是自己特別奇怪,像是跌進一股紛亂找不到出口。

《牛車水》
是華人聚集的地方,或者可說是新加坡的Chinatown。我所住的飯店:Hotel 1929就是座落於這個區域。地鐵站裡有著書法字體的地磚寫著「牛車水街坊blablabla」,食物也是中國風的飲茶、粥品、麵食…之類,但是…非常非常地鹹!所以吃完非常地口渴,外加天氣相當炎熱讓人不禁想喝飲料,可是…飲品又相當地甜(囧),於是每一餐都在掙扎是不是要這樣折磨自己><(-4.5公斤果然其來有自)。而且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是這裡的人相當喜歡盯著你看,那種從頭到腳打量式的觀看,讓人很不自在。

另一件重要的事是我在唐城坊的郵局成功寄出明信片 ^^ (ps.本次旅行只帶了一隻簡易鋼筆,但是明信片的材質實在相當不適宜用鋼筆寫字呀,而且這個墨水變色得很厲害!早知道就帶碳素墨水去) 記得那天突然下起大雨,而郵局藏在唐城坊二樓不起眼的位置花了我一點時間尋找它,那時和櫃台阿姨閒聊還發現她來過台灣,而且只來了我家附近 XD


《國家圖書館、濱海藝術中心》

不得不承認,一個國家會強也不是沒有道理啦。濱海藝術中心是新加坡近幾年才蓋起來的一棟建築,裡頭主要是供藝術表演使用的場地,性質有點類似我們的國家音樂廳及戲劇院。它的外觀我是覺得沒有特別好看,Singaporean將它的暱稱取為大榴蓮,其長相由此可見一般,不過是相當有特色的建築物。在濱海藝術中心裡頭有一層是圖書影音資料室,內容真是豐富!各類電影、音樂、戲劇書籍、各國相關的雜誌、數不盡的樂譜,最重要的是:數以千計的影音資料(CD、DVD、錄影帶),收藏豐富到一種境界!而且室內的燈光、書架、桌椅的擺設都相當有質感,無論是想正襟危坐地讀書,抑或庸懶地臥坐窗邊,甚至只是想要享受獨自聽音樂、看電影的感覺,都會讓人一走進去就不太想出來。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座落於Science Center對面的新加坡國立圖書館。原先心想這個只跟台北縣市合計差不多大的小不隆咚國,「國家」圖書館可能只是個虛名,規模可能跟我們的市立圖書館差不多水平而已吧。還真是門縫裡看人 >< 媽呀!我總共只待在裡面四個鐘頭,實在有股衝動也去拿一張「I Love My Liabrary」的便條紙寫上讚美的話,貼到活動告示版。先撇開館藏書籍不談,光是看報紙好了,那裡大概有上百種報紙吧我猜。看到人民日報、聯合報、NY Times、Wall Street Journal都還不稀奇,前二者是因為新加坡有華人,後二者則是國際著名的報紙,但是連Australian Times都有真的還蠻有趣的。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去了趟新加坡前前後後包含星期六、日,算算總共也去了八天呢(2008年5月28日至2008年6月4日)!在啟程之前我對於新加坡 的印象說來慚愧,只有幾個:小不拉磯、鞭刑、整齊乾淨以及是個英語系國家。它過去的歷史我來不及參與也不瞭解,地理位置在我的心裡也很模糊,我想起來高中班上曾經有個新加坡來的交換學生,他可以拿一張空白的世界地圖開始填到滿滿的都是各個國家的名稱!那時還讓班上所有人以及地理老師都驚呼了一陣…真的!從來沒有這麼慚愧過自己的世界觀,撇開文化不談,連人家的地理位置都搞不清楚,我真是太誇張了!

我想我的心情用簡單幾個字形容應該就是:不去還好,一去不得了!它跟我想像中的還真是差異頗大呀!那是一種shock!除了小不拉磯是真的以外,都不一樣(囧)!先從語言談起吧!因為工作也因為自己愛玩,我去過一次中歐,後來美國也去過了東、中、西三邊,撇開去過日本不談,畢竟大家對於日本人的英文一向沒什麼把握。我以為來到新加坡,無論是英文或華語,對我而言都應該是再熟悉不過的語言,至少應該也比去歐洲容易許多。沒想到這個國家很讓我受挫的就是語言!

新加坡有馬來英文、華語英文以及印度英文,任意一種都比我平常已經認為很難懂的巴西英文還要難懂Orz 印度英文我無法評論,實在一個字也聽不懂;馬來人是講的很快,然後重音跟發音令人很不熟悉;至於華人說的英文像是用講華語的腔調來說英文似的,有一種很奇怪的fu。後來發現有個詞叫作Singlish,專指新加坡人使用的英文,維基百科還對此作出了解釋 (連結在此請按我)。看完以後真的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哈哈。我想新加坡人的英文應該是很不錯啦,但是發音真是令人不敢恭違呀!

鞭刑,算是我對新加嚴格法律的認知吧。不過原先我單純的以為它就是個紀律嚴明的國家,事實上這件事情比我想像的嚴重許多。倒也不是說它們的刑罰比我想像的更可怕,而是它們政府推廣政令的手法真是令我傻眼呀!便利商店販賣的菸盒上印製的,並不是我們在台灣看見的那些菸商的商標,而是一張又一張黑掉的肺、病變腫大的腳、紅紅白白的皮膚 ><~ 超噁心的!這簡直是古代極權高壓的國家才會有的作為吧!真的很誇張耶!那根本就是一種視覺強暴吧!要杜絕吸菸人口,調升對菸的課稅、減少販賣的通路…有很多方法吧!真的很誇張。

再來說到整齊清潔,某天在中心商業區,高樓大廈林立的那一區,印象中是什麼丹戎巴葛站吧!一隻灰灰的老鼠,懶洋洋地享受著夏日豔陽下的日光浴,在青綠色的草坪上悠閒的散著步,後來一溜煙牠走到下水道口,消失在草坪的盡頭,留下目瞪口呆的我駐立當場。姑娘我在台北市住這麼久,也沒看過老鼠這樣過街的呀!天哪!而且走在路上,其實真的開始覺得跟台北街頭乾淨的程度也差不了多少呀!還不是有少許的紙屑!我不禁開始困惑到底這個國家真的很乾淨,是老天故意讓我看見它不乾淨的地方?還是其實這個乾淨的image根本就是錯誤的!

每一次去到一個國家,總是有讓我很羨慕或者在旅途結束時還意猶未盡的地方。我很嚮往歐洲的建築物、逛不完一間又一間很有特色的小店、世界頂級的藝術表演;京都空氣之清新、不需長途拔涉便可享受的綠色視野、和善有禮貌的人民也很吸引我;紐約客雖然很冷漠,但是這是一個尊重各種文化的地方,還可以看盡世間奢華及窮困至極;加洲夏天會不知不覺曬傷的大太陽,曬出了開朗的加洲大男孩、一個又一個緊張刺激的主題樂園、頂尖的大學……總是在上了飛機還在可惜旅程是這麼的短,來不及做的事情太多。惟獨這次去新加坡,讓我更渴望回到台灣。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