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某些原因,我有十年沒去掃墓了吧,不然小時候我們家的代表總是爸媽和我。今年當媽媽說要去掃墓的時候,我像是反射動作一樣就脫口而出:「我也要去。」沒想到老爸和我心有靈犀似的,今年要我和弟弟也參加這個活動。

小時候我曾經跟媽媽在阿公家住過一年多,一歲多的我細節其實已經記不清楚了,多半是聽媽媽後來的描述,包括騎著三輪車從西大路跑到城隍廟那邊買紅豆餅(奇怪!我媽怎麼放心呀!)、把阿公的荔枝乾偷吃掉半罐、被火雞追著跑嚇個半死、還有每次要洗澡的時候總是在浴室裡大叫爸爸來(我媽還錄下來寄去給我老爸,聽說他聽到差點落下了男兒淚 XD),喔!還有我的黃色鴨鴨小馬桶!老爸總是說阿公對其他孫子都兇,唯獨很疼我,因為只有我跟他一起生活過。

後來爸爸回來以後我們就回台北住了,固定每隔一陣子的週末或是過年過節我們都會回去。阿公的日本客戶送他超好吃的小鳥牛奶餅乾(至今我還沒吃過足以匹敵的牛奶餅),他自己捨不得吃,但是我回去的時候他都會拿一片給我(及我妹~算愛烏及烏嗎 XD)。但是在二阿伯跟著大阿伯移民了以後,隨著姑姑的孩子們越來越大,我們漸漸也越來越來少回去了。甚至連過年也只是回去一天吃個團圓飯。於是在不知不覺之間,我好像也慢慢淡忘了曾經有過那麼密切的關係。

阿公的身體一直很好,他一直都還在房子的頂樓上種菜、做木工,直到有天從頂樓下樓梯時跌倒了,摔傷了脊椎,幾個月後(吧?)就走了。小學三年級某個讀半天的下午,那個還沒有手機的年代,我在家裡接到堂姊的電話,她很冷靜地跟我說:「我是姊姊,等叔叔或嬸嬏回來,你跟他們說阿公走了。」我記得我在床上哭了一下。還記得在靈堂裡,有那麼一秒鐘我彷彿看見阿公端坐在椅子上的樣子。那幾個守靈的晚上,大人們還在談論著阿公和阿嬤走之前發生的一些不可思議的事。

我們一早先去了阿公的墓,和我記憶中的位置相差許多。小時候堂兄姊還在台灣的時候,每個人會配到一副白手套、一把鐮刀,大小孩跟著大人先除草,小小孩在割好草的地方壓上墓紙,然後大家一起拜拜,最後再燒金紙。後來待在台灣的晚輩越來越少,開始變成請別人先用機器把草割好,我們只去壓墓紙、拜拜、燒金紙。

阿公的墓附近"鄰居"變多了,而且現在還可以看到快速道路!記得入土時附近的地還算是一片空曠呢。當我正在感受著這些不同的時候,老爸走過來說:「你看,那邊現在有快速道路,阿公最喜歡住在大馬路邊了。」我笑一笑沒說什麼。老爸又說:「不要太思念,不是有個電影說如果活著的人想念太深的話,他們會一直走不掉。」其實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思念嗎?我只是覺得時間…突然過了好久。拜拜的時候爸爸跟阿公說:「摳逃阿來看你喔。」

後來我們去了阿嬤的墓園,大阿伯在世的時候選擇了用西式的樣子蓋了阿嬤的墓園,也因為樣子十分特殊,從小我就特別有印象。阿嬤在我不到一歲(?)的時候就過逝了,所以我真的沒有印象阿嬤長什麼樣子。我只記得每次去掃墓,總是會有一隻蝴蝶跟著我們,有一年甚至回到了新竹市中心了,車的擋風板竟然還飛來一隻蝴蝶,大人們都說那是阿嬤來看我們了。今年頗有繪畫天份的弟弟帶著金漆,幫阿嬤把斑駁的碑刻修補了一陣。其實我很好奇究竟在弟弟的心裡是怎麼樣的感覺?阿公阿嬤,他都是沒見過的,人類對於血脈的情感是怎麼傳承下來的呢?

媽媽:「阿公阿嬤今天一定很高興。」
我問:「為什麼?」
媽媽:「因為二個寶貝孫子來看他們呀。」

小時候看東西,個頭小看什麼都覺得大;長大了重新踏足這些地方,才突然驚覺怎麼原來也沒多大呢!不只是阿公阿嬤安息的地方,甚至連老家那邊,小時候和堂姊、堂哥玩抓迷藏覺得大得不得了的地方,現在看起來…也就是轉角的一棟房子;而帶來許多童年樂趣的阿波羅商店,現在也是看起來窄窄小小的。而且那裡真的變很多,每次經過媽媽都會不讓我們多看一眼的老漫畫店、昔日鄰居養火雞的地方、曾經晚上很我愛去吃消夜的夜市,現在都不見了(感傷~)

不知是不是真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晚上,我夢見了阿公,他躺在病床上正要被推進急診室。奇怪的是他看起來並不像個病人,反而只是像安詳地睡著了一樣。醒來的時候我楞了一下,是你來看我了嗎?我其實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對這段親情有這麼深的依戀,直到淚水不知怎麼濕了眼眶我才知道…原來我是真的很想念你。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這部電影挺有趣的。

還記得第一次看的時候,看完覺得:蛤?就這樣喔。完全就有老梗fu,種族最終大和解,橄欖球最終得冠軍,不用被爆雷也能預測到的完美大結局。坦白說是有點失望,議題的處理上顯得過於平淡了,沒什麼特別深刻的印象。(可能被好萊塢的英雄片荼毒太深)

昨天又再看了一次,更正:一點五次 (後半段重覆看了二遍),半夜在睡覺的時候翻來翻去突然想到,曼德拉被關了27年,這個時間長度換算下來就是…如果我是曼德拉,從出生到現在我差不多才剛被放出來(咦 自曝年紀),瞬間覺得蠻震撼的,那是一種真的非常難以想像的人生經歷。

於是開始回想起戲裡一些只存在1秒不到的影像,或是短暫的對白。Matt在戲裡說的那句 "I was thinking about how he spent 30 years in a tiny cell and came out ready to forgive the people who put him in." 久久在我腦海裡盤旋不去。原本覺得有點扯的總統和運動員間為什麼能互相激勵,後來反而覺得這二個角色間的互動非常有意思。我想就不要再雷下去了…電影這種東西還是自己看比較有趣。

這二天剛好因為放假想了一下為什麼軍人跟運動員的故事老是能吸引我的注意 (好啦,我承認一開始的動機是因為一直被朋友調侃),後來歸納出以下幾點 (真的不是因為強建的體魄 =.=):
1. 強烈的榮譽心和責任感
2. 目標導向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