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rox Annie Mulcahy2012年4月23日,學校邀請到Xerox(全錄)前任的CEO:Anne Mulcahy來演講,很特別的是她在演講之前特地多規畫了一個小時的table talk,與MBA program裡面的女性學生近距離的交談。

Anne Mulcahy於1976年加入Xerox,從擔任業務代表起家,然後轉往HR (Human Resource人力資源)的職務,後來又去了Customer Operation單位,經歷可以說是相當完整,2000年5月成為COO,2001年9月成為CEO直到2009年6月卸任。她不是一個entrepreneur,然而以一般廣大上班族來說,Anne Mulcahy絕對代表一定程度上班族群心中理想職涯的sterotype。

身為MBA program裡少數的女性,我當然沒有放棄table talk的機會,所以我參加了table talk和speach兩個sessions。以前看她的專訪時覺得此人非常花俏,講話的表情豐富、肢體動作又多,感覺簡直像個演員一樣,不諱言有時我實在覺得有點誇張,然而實際接觸的感覺其實令人蠻驚喜的。我記得在table talk的一開始,她先自我介紹,講完以後主持人要開放學生提問時,Anne Mulcahy打斷了主持人,她說她想請每個學生也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她想知道我們的名字並交流一下大家的背景。看起來這好像是個很簡單的舉動,但我思考的是背後的不循常…今天一個這樣的人,當然她沒有華倫巴菲特的財富,Xerox也不比google、Microsoft在社會上神話般的地位,不過以一個習慣周遭圍繞著高階主管、富翁們之類的人,對一群在職場上還停留在中下階層還在起步的MBA學生,她有這個心跟意圖想要建立起一些connections我覺得還蠻難得的,特別是她並不是隨便聽聽大家介紹就過耳邊風了,她真的有在聽而且還適時的給予回應。

如同往常的,一小時的table talk加上一小時半的speach,我沒有辦法完全記下來,以下只是我的筆記。

Strategy vs. Execution 策略與執行
人類發展至今時今日這樣的地步,其實在很多產業或領域都已經很成熟了,面對市場中眾多同質性很強的商品或公司,大家開始好奇在其中能夠出類拔萃、建立辨識度的企業,究竟是使用了什麼方法?而這個方法用MBA terminology就稱為「strategy」。有名學生提問:「以Xerox這樣一間古老以複印起家的公司,Anne Mulcahy在任時使Xerox從設備製造轉型為服務提供,除此之外Xerox還應用了什麼策略來不斷維持獲利?」她回答她知道現在商業界很流行談所謂的winning strategy (致勝策略),不過以她的角度來看,公司無論是內部或外部 (例如管理顧問公司McKinsey、BCG),多的是一大群聰明的人在運籌帷握,而那些人研究出來的策略當然有些可能好過另一些,但是大多數的狀況是都在伯仲之間。所以她比較深刻的感覺反而不是來自是否選擇了一個很棒的winning strategy,而是能不能成功的執行那個選定的strategy,而能不能執行的關鍵就在於如何和公司裡所有的人溝通這個策略。她說策略的溝通並不是找一天把大家聚集來會議室,準備個簡報給個演講,明天大家就會知道要做什麼?怎麼做?為什麼要這麼做?改革的決心由上至下,要以熱情去渲染,要使大家能夠感受到這是認真的。(我個人的想法:執行力在21世紀初是顯學,特別在2000年到2005年左右是很熱門的話題,完全match了Anne Mulcahy接任CEO的時間。而後來大家談execution談膩了、無話可說了,就往上推了一層改談策略。基本上我還是覺得是相輔相乘,雞生蛋生雞的問題。)

Optimize work and life 工作與生活
討論這個問題的她,其實相當幽默。她說她基本上是一個從職業的非常開始就確定自己要的不止是工作,她也想要有足夠的生活品質以及給家庭夠多的時間。如果詢問跟她一起工作過的人就會知道,當她在沒有出差到待在Manhattan的時候,下午六點過了上班時間後,絕對不用期待她還在辦公室裡,她一定是回家陪小孩、陪家人一起吃晚飯。Anne Mulcahy形容自己是個morning person,要多早讓她來加班都可以,甚至是早到根本是crazy,但是晚上留下來加班就是沒門兒,因此她並不是不負責任如果需要加班就不完成自己的工作,而是shift加班時間到可以接受的區段。她提到公司往往不見得知道你需要的是什麼,即使是一間在制度上體諒員工、有彈性的公司,良好的溝通依舊很重要。

後來有個女同學問了一個相當關鍵的問題:「當妳說可以和主管、同事溝通,當妳說沒出差時下班一定回家吃飯,這些是不是都在妳已經位高權重擔任一定重要的職務以後?在妳還在職涯的開始,走到這個位置之前,是否也曾經妥協於制度、一週上班超過80個小時?」她回答這種工作及生活的平衡其實是一種生活的態度跟哲學,所以她從一開始踏入職場就告訴自己一定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如果你很確定你就是想要這樣的人生,那就得做出選擇…例如 DON'T go to Goldman Sachs! (全場大笑) 她說她很幸運在Xerox有完整的制度、有人性化的彈性,因而有空間可以調整,但即使如此還有有很多事情必須compromise,因為人一天就是只有24個小時,如果要工作跟家庭都成功,時間幾乎就佔滿了,所以她選擇放棄所謂的social life,不花太多額外的時間交際應酬,還有就是…"Let me tell you a secret: I don't have hobbies. Every time when those magazines ask me about my interests, I just make up something and give them some fake stories." (全場再度大笑) 為了兼顧事業及家庭得要做出不少妥協跟犧牲,但是因為這是她想要的,所以對她來說也相當值得。

Women in business 職場女性
Anne Mulhacy自述生長於一個男女非常平權的家庭,父母對待她的方式如同對待她的哥哥們,而父母對她的要求及期待亦如同對哥哥們的,因此她一直到出社會後才發現原來世界上真的存在有人使用不同的方式對待男性和女性。在2002年Fortune 500大公司裡總共有10個女性的CEO,十年後的去年,2011年在Fortune 500大裡面也只有12個女性的CEO,高峰出現在2009年總共有15名,她認為這絕對是一個有問題的現象,每一年從校園裡走出社會的男女性比例,絕對不是488:12這麼誇張,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錯。她說不要拿那些女性多半選擇走入家庭,而男性多半留在職場,或者女性比較保守趨於不承擔管理責任之類的理由來糖塞她,那些理由當然可以解釋部分的人,但是如此極端的數字,原因不可能只是這麼單純!社會是否對女性有既存的假設和認定?是否有提供平等合理的機會給想要發展事業的女性?這都是極度迫切需要由所有的人一起思考和努力的。

Life 人生
卸下CEO的職務後,Anne Mulcahy持續擔任chairman直到2010年5月才正式退休,她和我們分享了退休後的她開始投身一些公益活動,像是到非洲照顧當地的小朋友之類的,所以她這段日子去了世界不同的角落盡一分做為地球公民的責任,而且她才發現原來做這些事情帶給她的滿足感非常高。她說很多人把工作、職涯當作唯一,然而人生還有很多別的事情。她還記得當她正式把CEO的職務交接給Ursula Burns的那一天,突然她的辦公室再也不門庭若市,以前常破門而入衝進來她房間問問題的人們,那一刻開始全部都衝往Ursula房間,有那麼一分鐘她坐在椅子上心裡想著:「What? Seriouly?」如果人生的價值只有工作的話,在那一刻會多麼empty啊。

◎ Picture from Tippie Full-time MBA 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andos 的頭像
winandos

Step By Step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