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日》

0706010008.JPG 清晨的機場比我想像中的人要多,才6月1日耶!又還沒放暑假,搞不清楚那些旅行團的叔叔伯伯阿姨及小孩們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不是要告訴我他們都是事務所的人吧?算了!這問題就如同我始終不解為何台北市平日的下午有這麼多不用上班的人一樣無解。

第二航廈確實比第一航廈長得要新,可是它好小喔!跟我預期的不太一樣。這是我第一次來第二航廈,也是我第一次搭乘西北航空。開啟這趟日本行的是一架感覺上了年紀的飛機,起飛時震耳欲聾的聲響伴隨著機艙中巨烈的晃動,令我一度認為它有解體之疑慮,幸好這件事情沒有實際發生,如今我還能端坐於此安然回憶著那天早晨。

窗邊的位除了可以讓我看到外面以外,最重要的是可以知道飛機何時離地、何時降落、何時向上飛、何時維持平行及何時開始向下飛,雖然知道這些不知道要幹嘛,似乎也不會因此而比較安全,但是總覺得比較放心,真是種奇怪的心態啊!反正我就是喜歡坐窗邊。

這次的班機是早上的,剛好能夠吃我唯一比較可以接受的機上餐點:早餐。僅管omelet依然比平地上能吃到的差得多,至少水果、蛋糕、麵包等等味道不會相差太多,而且…我很喜歡邊吃早餐邊喝枊橙汁,吃完早餐再喝一杯熱茶的感覺,至少這一點它能滿足我。

台北飛日本真的很快,也不記得做了些什麼就到了關西空港─結合了港口及機場的設計,孤立於一座像是島的地方,附近有一片大海及一種…荒涼的感覺,似乎跟我印象中地狹人稠有段差距。搭上連結登機口及海關-機場大廳的迷你小電車,打從一下飛機的我就不斷掛心著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真是越來越搞不清楚究竟是我媽放心不下我,抑或我放心不下我媽?

0706010011.JPG 由於這是自由行,有些交通工具得先橋好,於是在機場中開始找尋著售票處,不料重點還沒看見,倒是先被一顆獅子頭吸引了目光,看不懂日文的我始終對於這顆頭之於機場的意義為何百思不得其解!而且,為什麼獅子旁邊沒有一匹馬咧?怒怒怒!不公平到一種境界。

關西地區的英文實在令人不敢領教,才在海關跟我說的一串英文我聽不懂,只抓到「hotel」一個單字之後(hotel請自行轉換為日式發音),又在機場裡來回走了二遍,問了遊客資訊處、日本當地的旅行社櫃檯,還有一位報錯路後來畏罪潛逃的警察伯伯,才總算買了專門 for觀光客使用的JR一日卷及 Kansai Thru Pass(3 Days),興沖沖地進入JR車站前往京都~

ps.入關時海關問我住宿的地方,結果…記性不是太好的我只記得是由哪幾個字組成,卻完全沒印象它們的排列組合。最後看見二個海關(我跟同行同伴的二個海關)竊竊私語笑了一陣以後,推測應該是我們寫了不同的名字(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andos 的頭像
winandos

Step By Step

wina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